您的位置:首页/  积家 /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评测】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发表时间:2018-06-28 08:07:48 | 来源:爱表族官方
 作者:Ben Gu

 Patrimony_Reverso-2-1024x518
Patrimony_Reverso
 
方壳表,方形机芯,浸染着优雅的art deco装饰主义风格,近百年来做得蔚为大观;对不起,其实产量也不泛滥的,而应该用承传有序来形容的话,显得更准确一些。对表款了如指掌的你,联想到了哪款腕表?
 
 

Reverso 1931 (FN)1931年的作品
Reverso 1931 (FN)1931年的作品

积家Grande Reverso Ultra Thin 1931 大型Reverso超薄巧克力色盘面翻转腕表4
当然是Reverso啦,为啥不说积家的Reverso呢?在1931年,Reverso第一次问世时,就只印着Reverso这串字母在方形表盘的12时位置,为啥没有印品牌名呢?元年的Reverso在市面上见得不多,不过Reverso诞生80周年时,推出过一款跟元年款极相似的限量复刻款;从中,看得出现在觉得“很斯文”的Reverso,最早的时候可是为运动,还是非常激烈的马球运动而生的。
 

jaeger-lecoultre-reverso_cesar-de-trey 
jaeger-lecoultre-reverso_cesar-de-trey

话说1930到1931年,有为名叫Cesar de Trey的先生,他之前在伦敦经营牙医器具而发了一笔财。发了财之后,他全心投入到自己的热情——高级腕表的营销工作之中。现代制表历史正选中了他,在那特别的一天,参加了一场驻印英军在印度进行的一场马球比赛。他目睹了一位参赛军官因马球比赛的剧烈冲击而打碎了佩戴的腕表表镜。Cesar de Trey先生萌发了打造一款适合马球运动的腕表的主意。
 

Jacques-David-LeCoultre
Jacques-David-LeCoultre

不久后Cesar de Trey回到欧洲,找到了Jacques-David LeCoultre,让他领导的表厂提供机芯;当时的Jacques-David LeCoultre的表厂,严格意义上说是一家机芯厂,也是积家的前身。然后,Cesar de Trey先生又找到了名叫Alfred Chauvot的法国工程师设计出了“底座可滑动并翻转”的表壳,从而可以有效抵御运动中对腕表、特别是表镜产生的巨大冲击力。有一些时间细节,颇值得玩味——1931年7月,专利还没拿到,Cesar de Trey就买断了Alfred Chauvot的设计;11月,Cesar de Trey跟Jacques-David LeCoultre合伙开了一家叫Specialites Horlogeres的营销公司,主力贩售Reverso,兼卖LeCoultre制作的机芯等。这些细节看得出,Cesar de Trey先生对Reverso的巨大信心与积极筹划。写到这里,我好像找到了为啥元年的Reverso为啥在表盘上只有Reverso字样的原因了。
 

Patek_Reverso
 
Patek_Reverso

Patek_Reverso
Patek_Reverso
 
其实并不,直到我看到一枚诞生于30年代,黑色表盘配白金表壳,在表盘上印刻着 Patek Philippe & Co 标记的Reverso腕表,才晓得了1931年元年Revrso腕表表盘只印了Reverso的“真相”。先说一些背景信息,当时机芯厂行政总裁的Jacques-David LeCoultre还任职Patek Philippe董事会成员一职,他与Cesar de Trey合伙开设的公司拥有Reverso作为品牌的所有权。Patek Philippe是在得到Jacques-David LeCoultre与Cesar de Trey的授权以及认可,于1934年左右购买了8枚Reverso的表壳,其中4枚白金表壳,另4枚是黄金混白金表壳。Jacques-David LeCoultre与Cesar de Trey都是聪明的生意人,他俩合作的拥有Reverso品牌的公司主力就是做分销,他们授权给出了Patek Philippe、还包括Cartier还有Vacheron来制售Reverso腕表。所以最初的Reverso,可以视作某种程度的独立品牌,随后才归入到积家旗下。为啥1931年问世的Reverso腕表,没有积家的品牌名称,这下终于真相大白。令人联想到Gerald Genta之与BVLAGRI之间的关系。
 
jlc1936
jlc1936珐琅画腕表

在Reverso表盘上印上积家Logo后的故事在表圈就众所周知了,表壳上下各装饰着三条线纹,外观细节上富于art deco装饰艺术风格的Reverso获得了极佳的市场反响,并成为了方形腕表中的经典作品。另一个细节值得注意一下,在作家以及历史学家Franco Cologni以积家品牌历史以及经典腕表为主题的专书中,提及了历史上第一款Reverso珐琅画腕表,诞生于1936年,18K黄金材质的表壳上,表壳的“背画”上用微绘珐琅工艺绘制了一位印度女士的肖像。这也因为Reverso系列的诞生及印度的联系,在现在回溯又增添了多一层意义。
 
积家微绘珐琅
 
积家微绘珐琅
积家微绘珐琅
 
新世纪后的这些年,积家在Reverso这个天然而生的“长方形”画框上,用珐琅微绘的工艺“绘制”了诸多优美的杰作,主题选择也愈来愈普世价值。例如在中国、日本以及法国知名画家中撷取三种经典画派的三件经典作品制成的Reverso Tribute Enamel系列腕表。腕表的表壳正面手工雕刻着精致的扭索饰纹,并以半透明的大明火珐琅覆盖。表壳背面则以精湛的珐琅微绘工艺体现经典的画作风格:法国点彩画派、中国水墨画以及日本浮世绘。为呈现这三种从未应用于积家的珐琅微绘工艺,品牌精挑细选三位最能体现各绘画风格的大师之作,这三位绘画大师分别为法国画家乔治·修拉(Georges Seurat)、中国画家徐悲鸿和日本画家葛饰北斋(Katsushika Hokusai)。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要将法国新印象画派画家乔治·修拉(Georges Seurat)的名作——原作为油画、高2米、宽3米的《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一画“精缩”到3平方厘米的表盘之中,绝非易事。因为原画中的“点彩画法”是透过不同色点来构成图画,而珐琅微绘师为此特别制作了一支极纤细而坚硬的特殊画笔来作画,难度可想而知;完成此间微绘珐琅画,官方报出的总计工时是约70小时。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徐悲鸿可以说是20世纪中国画坛灿若晨星的大家。可是对身为西方人、习惯与西式审美、素来擅长以缤纷色彩创作的珐琅工艺大师而言,只运用黑、白色调创作单色的珐琅微绘作品,并且要描摹出东方式的丹青美感,可谓一项莫大的挑战。最终完成的微绘画作成功捕捉到了骏马奔腾的气势与充满活力的姿态,同时也见证了积家大工坊珐琅工艺大师的非凡才华。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没听过葛饰北斋这个名字,也极有可能看过他的画。他是一位活跃于19世纪日本的浮世绘名家,以在木板上绘制的《富岳三十六景》系列作品而著称。此系列作品之所以成为极具代表性的经典之作,是因为它首次将源自西方绘画的透视理念融入日本传统绘画主题当中。《神奈川冲浪里》是《富岳三十六景》系列作品之一, 使葛饰北斋闻名日本并享誉世界。积家珐琅工艺大师由此画作中汲取灵感,并装饰于这款Reverso Tribute Enamel翻转系列珐琅腕表的背面表盘。据说这款特别抢手,限量8枚已经全部售罄。说什么好呢?有关浮世绘这个IP,日本人的“营销”比我们历史上的水墨画要好太多太多了。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今年,为纪念瑞士艺术家费迪南.霍德勒(Ferdinand Hodler)逝世100周年,积家特意选择这位名家笔下的湖光山色,绘于Reverso Tribute Enamel翻转系列珐琅腕表的表壳上。此腕表展现了标志性的装饰艺术风格,更配备专为微绘珐琅而设的白金表壳Reverso Tribute Enamel翻转系列珐琅腕表的创作灵感来自费迪南.霍德勒的杰作。为表现霍德勒作品的静谧美态,珐琅大师耗费超过50小时制作每枚腕表,务求忠实于原作。


百达翡丽Logo的Reverso腕表,与神奈川巨浪,还有瑞士风景画
 
表友评论(2条)
  • 1楼
    aska20142018-07-06
    我当时就因为介个太神奇了,所以败了一块!


  • 2楼
    aska20142018-07-06
    不是PP,是JL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复制、盗链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