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劳力士 /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新闻】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发表时间:2016-11-30 15:14:10 | 来源:爱表族官方

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Oyster Perpetual Cosmograph Daytona)腕表,代表了劳力士长久以来对速度的热切追求与对赛车运动的热爱。这款腕表于1963年诞生,特别为赛车而设计,凭借其可靠杰出的性能,为赛车世界奠定辉煌的成就。这款腕表借“Daytona”(迪通拿)之名,现已跻身经典腕表之列,成为享誉全球且备受青睐的计时腕表。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劳力士这款经典腕表取名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迪通拿海滩(Daytona Beach),迪通拿市拥有著名的笔直长沙滩,还有与水泥一样坚硬的砂质,自1903年起便成为缔造陆上极速纪录的传奇之都。不论在耐力与速度方面,“迪通拿”这个名称均印证了劳力士与赛车运动之间富历史意义的连结。
 
迪通拿海滩 世界速度之都
佛罗里达州的迪通拿海滩以世界速度之都名留青史。自1903年以来,众多赛车活动于此举行,不少世界陆上极速纪录亦在此刷新,当中最瞩目的为1935年时速近 450 公里的纪录。迄今,迪通拿海滩在美国被誉为“世界赛车中心”。总部位於迪通拿的国际赛道公司(INTERNATIONAL SPEEDWAY CORPORATION)共管理美国十三条赛道,其中包括充满传奇色彩的迪通拿国际赛道(DAYTONA INTERNATIONAL SPEEDWAY)。全国运动汽车竞赛协会(NASCAR)及美国汽车竞赛协会(GRAND-AM)的总部也位於迪通拿。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迪通拿海滩,1935年马尔科姆·坎贝尔爵士驾驶战车“蓝鸟”(Bluebird)在迪通拿海滩挑战,打破陆上速度的世界纪录。
 
城市极速之王
由1903年至1935年,迪通拿质地坚硬的沙滩成为打破陆上极速纪录的理想地点,并从此蜚声国际,八十多个正式纪录曾在此诞生,其中的十四个更是全球最快的速度纪录。当时,长期标示于沙地上、用作计算赛车速度的测速里距*记录了数项辉煌的赛车成就,包括范德比尔特(W.K.Vanderbilt)于1904年以时速 92 英里(148 公里)创下迪通拿首个世界纪录;巴尼·欧菲尔德(Barney Oldfield)驾驶“闪电奔驰”(Lightning Benz)在 1910 年以时速 131 英里(210 公里)刷新纪录,荣登极速之王的宝座。及后,欧菲尔德宣称他所创造的纪录是“近乎人类驾驶速度的绝对极限”。
 
当时其中一位杰出赛车手雷夫·迪帕马(Ralph DePalma)驾驶强劲的12缸帕卡德(Packard)跑车,于1919年以时速149英里(240 公里)创下全新世界纪录,此纪录保持逾 10 年之久。此后的时代,便是速度征服史上两大难分轩轾的竞争对手登场:马尔科姆·坎贝尔和亨利·西格雷夫(Henry Segrave)。自1920年代起,这两位富有的英国人便于 1907年所建的世界首个专用赛车场——英格兰布鲁克兰(Brooklands)赛道上比拼,及后两人均缔造速度纪录,获乔治五世(King George V)封爵。当布鲁克兰的混凝土椭圆形赛道不足以应付他们更强劲的高速跑车时,他们遂转往沙滩奔驰,首先是英格兰的潘丁沙滩(Pendine Sands)和绍斯波特(Southport),而最后必然地来到迪通拿。他们秘密制造的跑车时速超过200英里(321公里),在当时只有飞机能达到如此高速。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马尔科姆·坎贝尔爵士 实至名归的速度之王
1935年,发给劳力士的电报“昨天伴随我打破纪录的劳力士腕表至今仍然运作如常,无惧猛烈震动颠簸。”
——坎贝尔
他们的跑车配有飞机引擎,专为在沙滩上直线冲刺竞速而制造。西格雷夫在 1927 年的首次迪通拿对决中,驾驶“阳光之迷S”(Sunbeam Mystery S)以时速 203 英里(328 公里)获胜,此次胜利是首次经国际标准验证的纪录,测量方式以同距离但相对方向测速里距,透过计算完成平均值,从而抵销风力影响。坎贝尔在翌年驾驶“蓝鸟”(Bluebird,他的所有战车均以此命名),以时速 207 英里(333 公里)打破纪录。1929 年,亨利 · 西格雷夫驾驶新跑车“金箭”(Golden Arrow),以时速231英里(372公里)的纪录再次领先,这个世界纪录为他赢得爵士封号,并登上《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头版。然而,他在翌年尝试打破水上极速纪录时却不幸意外身亡。
 
此后,坎贝尔年复一年地驾驶更强马力的“蓝鸟”战车,在迪通拿破他曾创下的世界纪录,成为名符其实的极速之王。他每次的创举均吸引全球数以千计的观众及媒体蜂拥至迪通拿沙滩。1935 年 3 月,他以时速300 英里(482 公里)为目标,并在首次冲刺时达到时速 330 英里(531公里),创下迪通拿前所未有的最高速度纪录。然而当他进行反方向驾驶时,其平均速度则减至时速 276 英里(445 公里),而这也是他在迪通拿创下的最后纪录。这次的失败促使坎贝尔测试新的场地 —— 犹他州的博纳维尔盐带平地(Bonneville Salt Flats)。同年九月,他成功完成挑战,以时速 301 英里(485 公里)刷新最终的正式纪录。自 1930 年起,坎贝尔均佩戴劳力士蚝式腕表创下壮举。他在当时的广告里亲身见证劳力士蚝式腕表非凡的抗震能力。由此可见,劳力士首位赛车运动界代言人早与迪通拿结下不解之缘。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迪通拿沙滩公路赛道 
 
全球独有的沙地赛道
虽然陆上极速纪录的竞赛场地移师至犹他州,迪通拿依然與赛车运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自1936年起,迪通拿便举办了不少独特的世界赛事,有助奠定其赛车世界的超凡地位。不久之后,椭圆形赛道赛车的黄金时代来临,赛道一半为沙滩,而另一半则为沿海的狭窄道路。从1937年起,这条独一无二的赛道便成为200英里美国摩托车冠军赛的赛道,而这项赛事更凭借“迪通拿200”(Daytona 200)之名成为经典车赛。沙滩上的赛事极为精彩,吸引数以百计的观众到场观赏。不久,沿着沙地的转弯处搭建了一些木制的看台,此转弯处使得部份赛车手动弹不得或直冲入海。
 
速度周 测速里距
随后,全国运动汽车竞赛协会(NASCAR,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Stock Car Racing)于1948年在迪通拿成立。现在,NASCAR的赛事分别在全美四个不同地方举行,并成为大受美国观众欢迎的赛车类别。同年,迪通拿于20世纪早期举行的“极速周”(Speed Weeks)车赛重新举办,为期两星期的活动一般在二月举行。在佛罗里达州的艳阳下,迪通拿沙滩再次成为美国赛车运动的中心。沙滩上的测速里距让极速比赛得以再次进行,美国各大汽车品牌与顶级欧洲跑车纷纷加入战圈,趁机推销品牌的最新车款。
 
汽车经过数公里的疾走后其冲力得以加强,从而能以最高速度抵达测速里距。这些比赛均向公众开放:每位驾驶者都可以驾驶自己的汽车来创造官方认证的极速纪录。著名的“迪通拿沙滩公路赛道”(Daytona Beach-Road Course)位处公路与低潮汐沙滩之间,所举行的精彩摩托车和汽车赛事,是“极速周”车赛的焦点所在。据说,许多顶级车手都曾走私美国东南部(尤其是乔治亚州和南、北卡罗来纳州)阿巴拉契亚山脉(Appalachian)的蒸馏酒,为不时逃避联邦密探的追捕,均练就一身本领,所以有着丰富的赛车经验。
 
1950年代中期,都市发展与沙质恶化逐渐威胁沙滩上的竞赛。有鉴於此,NASCAR主席兼创办人威廉·法兰斯爵士(William France Sr.)便推出一项极为进取的计划,为极速赛事建造永久硬面赛道:迪通拿国际赛道。赛道于1959年开幕,继承迪通拿独特的传统并推广其国际声誉。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赛车殿堂
迪通拿国际赛道于 1959 年开幕时,不仅是全美最高速的赛道,更是全球数一数二的“超级赛道”。这条全长2.5英里(4公里)的三椭圆角赛道,至今依然让每位入场的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此赛道独特的设计专为速度而设,其弯道的倾侧度达31度,最高点达10米。高倾侧度可让汽车高速过弯,不会受离心力影响而滑出跑道,同时观众无论身处看台任何座位,均能将赛事一览无遗。然而,建筑工作却是极为艰巨的工程挑战,其中以铺平路面为甚。项目工程师查尔斯 · 蒙尼潘尼(Charles Moneypenny)开发出独有技术,应用在坡度弯位铺上沥青。铺路机连接上紧靠于弯位上方的推土机,方便在斜坡上工作,而这项专利技术及后更用于建造其他赛道。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迪通拿国际赛道与众不同的设计却不止于此:打从一开始,赛道的创办人威廉·法兰斯爵士便希望此崭新赛道不仅仅是 NASCAR 赛事的重要场地而已,而是能够成为国际典范。若要吸引世界顶尖赛车手到迪通拿參賽,便必须举办当时公认的赛车运动精英赛项:跑车赛事。法兰斯爵士构想出革新的概念,在大型赛道的内场建造公路赛车道,用作举行跑车与摩托车赛事,将经典的赛道与带有倾侧度弯位的独特椭圆形赛道结合为一。
 
正是这个创新的方式带来了及后发展的世界耐力赛,其中包括与“勒芒24小时耐力赛”(24 Hours of Le Mans)同样著名的“劳力士迪通拿24小时耐力赛”(Rolex 24 At Daytona®),為这条美国赛道赢得国际声誉。第一届赛事以“迪通拿大陆赛”(Daytona Continental)之名于1962年举行,仅1年之后,劳力士宇宙计型迪通拿腕表旋即推出,赛事与腕表几乎同时诞生,而两者的命运亦从此密不可分。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劳力士大会时计
威廉·法兰斯爵士不但热爱着迪通拿国际赛道,也非常钦佩马尔科姆·坎贝尔,跟他一样佩戴劳力士腕表。法兰斯爵士曾在品牌1960年代早期的广告中出现,表示劳力士是迪通拿国际赛道的大会指定時計。自第一届“迪通拿大陆赛”起,冠军车手除了获颁奖杯外,更可赢得一只劳力士腕表。当专为赛车手而设的宇宙计型腕表问世后,自然成为优胜者的大奖。不久之后,为强调品牌与此美国赛道的关系,劳力士特别将此腕表命名为宇宙计型迪通拿。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颁发予优胜者腕表的表底盖镌刻字样
胜利者的大奖
1992年,劳力士冠名赞助“迪通拿24小时耐力赛”(24 Hours of Daytona),正式确立两者的悠久关系,而赛事自此更名为“劳力士迪通拿24 小时耐力赛”。这项美国历史最悠久、最享负盛名的赛事为国际赛车季度揭开序幕,并获简称为“The Rolex”(劳力士车赛)。观众总是弃看台不坐,而前往内场空旷的地方感受现场气氛。2012年,这个传奇赛事庆祝50周年纪念。这届周年纪念赛事入场人次破纪录,并以精彩的赛果完满闭幕。经过24小时的激烈竞赛,最后经设于终点线附近的劳力士赛会时钟的精确测量,获胜队伍仅以5秒之差的优势夺冠。最后,优胜者完成逾2,673英里(4,300 公里)的路程,相等于由纽约横跨美国至洛杉矶的距离。
 
“劳力士迪通拿24小时耐力赛”精彩且引人入胜,同时却极为艰辛,在整整24小时内挑战人类与机械的极限,相信是除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外,世上绝无仅有的跑车赛事。时至今日,许多来自一级方程式赛车、NASCAR、印地赛车(IndyCar)及耐力赛的车手均踊跃参加这项赛事,他们都怀抱同一梦想:希望能佩戴上胜出比赛所获得的迪通拿腕表,并受世人所尊崇。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腕表堪称是完美的劳力士计时腕表
高效精准,读时清晰,坚固可靠,严密防水,且能自动上链,同时佩戴舒适,风格永恒。这款无论造型或功能均完美绝伦的时计精品,赢得空前成功并享誉全球 ,在多方面均获极致完美的计时腕表赞誉。此时计杰作自1963年问世后至今已50多年 ,历经时光洗炼,不断精益求精。劳力士腕表表面上镌刻的文字均是卓越性能的保证:而在此经典表款上,所有文字都是随着腕表的演化而逐一刻上。推出之初仅称为宇宙计型腕表,但随着其演变沿革而冠以“OYS-TER”( 蚝式)、“PERPETUAL”( 恒动)、“COSMOGRAPH” (宇宙计型)、“ DAYTONA”(迪通拿 )、及“SUPERLATIVE CHRONOMETER OFFICIALLY CERTIFIED ”(官方认证顶级天文台精密时计)等字样,记录了此传奇腕表的发展。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COSMOGRAPH腕表—引领未来的计时腕表
1963年,劳力士为赛车手推出新一代的计时腕表——宇宙计型腕表。这个由劳力士所创的名称迅即令这款崭新表款脱颖而出。计时盘采用强烈的对比色彩,在表盘上份外瞩目:浅色表盘配黑色,或是黑色表盘配浅色,而测速计(以计时秒针测量物体在特定距离内平均速度的刻度)则由表面移至外圈周边。
 
劳力士以实用为出发点的设计考量,使得计时功能更容易辨读,在当年,这可算是一项挑战。劳力士也同时为腕表赋予工艺与运动风格,让此款腕表容易辨认。劳力士于1953年,即宇宙计型腕表问世的10年前推出了专业腕表系列,当中与宇宙计型腕表齐名的还包括专为探险家与登山家而设的探险家型(Explorer)及专为深海潜水而设的潜航者型(Subma-riner)。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随着不少新表盘型号相继推出,令以往的系列更见丰富。其中一款称为“保罗·纽曼”(Paul Newman)的表盘更为著名,全因这位有着型男形象的知名美国影星兼赛车手,经常佩戴着这款表盘的迪通拿腕表。这款表盘设计能让佩戴者在艰巨的赛车环境中清晰读时。其中,围绕表盘的压印秒钟刻度与三个计时盘均采用相同的对比色彩。这些刻度在部份款式以红色镌刻,而计时盘的标记则饰有不同的方形设计,方便读时。
 
宇宙计型腕表是劳力士悠久传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劳力士于1933年便推出设有计时盘的首个计时表款,这些表款通常在表面装配其他功能,如测量速度的测速计、测量距离的遥测计,或是测量心跳的脉搏计。而首款配备防水蚝式表壳的劳力士计时腕表则于1939年问世。劳力士于1926年便推出装配了旋入式底盖和上链表冠的蚝式表壳。而宇宙计型腕表自问世之初即配备此坚固的防水表壳、实心金属表带,以及精准可靠的手动上链机械机芯。当时,尚未有其他品牌能够克服生产自动上链计时腕表的技术困难。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黑色外圈与旋入式按钮
1965年,宇宙计型腕表进一步演变,以旋入式计时按钮取代原有的泵压按钮。旋入式按钮为蚝式表壳概念画龙点睛,可让按钮免受意外按压,并防止水渗入表壳。为彰显加强了的防水性能,因此在表盘的“Cosmograph”(宇宙计型)字样之前更镌刻上“Oyster”(蚝式腕表)。测速计外圈内嵌黑色Plexiglas 树脂玻璃字圈,而白色刻度则令读时更清晰,成为腕表的另一新特色。
 
早期市面上,这款崭新劳力士计时腕表的部份表面亦镌刻有:Daytona(迪通拿)。这些腕表最初仅限于美国市场发售,大概是据美国劳力士分公司的要求而加上的,从而突显劳力士作为大会指定时计与佛罗里达州迪通拿国际赛道的连系,并象征了此表款与赛车世界密切的关系。不久,这个名称逐渐开始于每一只宇宙计型表盘上出现,最后演变成目前的字样:6点钟位置计时盘之上以红色字母作弧形排列。
 
劳力士蚝式宇宙计型迪通拿计时腕表获认证为天文台表,亦推出18ct黄金款式,并在表面上刻有计时腕表难能可贵的成就——著名的“Superlative Chronometer Officially Certified”(官方认证顶级天文台精密时计)。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自动上链机芯与质量卓越的精密时计
尽管石英机芯于1960至1970年代问世后,劳力士依然对机械机芯与宇宙计型迪通拿腕表深感兴趣,并着手准备进一步改良腕表。1988年,品牌选择了质量优越的市售自动上链计时机芯,并大幅修改以符合劳力士的要求:将一半以上的零件更换为专为劳力士迪通拿机芯而设计的零件。
 
4030型机芯由此诞生,除了其他功能外,更配备劳力士的“心脏”—— 变量惯性平衡摆轮、微调螺母及末圈游丝,以及自动上链组件,此组件具备品牌于 1931 年发明的恒动摆陀。劳力士将机芯有系统地送交 COSC 认证,获得天文台表的称号,见证其非凡的精密性能。此崭新腕表型号的表盘上刻有“Superlative Chronometer Officially Certified”及“Oyster Perpetual Cosmograph Daytona”字样。
 
腕表的改良并非仅限于技术层面,品牌重新设计腕表,使其更美轮美奂。蚝式表壳的直径由36毫米增加至40毫米,并加入保护表冠的护肩。较宽大的金属测速计外圈,印有400个渐进刻度单位。此外,腕表的指针、钟点标记及计时盘均面目一新,而现代化的表盘依然保留独特风格与经典的红色“Daytona”(迪通拿)字样。
 
1990年代早期,人们对机械腕表,尤其是计时腕表重新燃起热情,而这股风气极可能是迪通拿腕表所掀起的。迪通拿腕表不再仅限于赛车世界,政治、经济、艺术界的名流同样喜爱佩戴迪通拿腕表。此外,这款腕表在市面上珍稀的数量更令人趋之若骛,在制表史上产生前所未有的需求,而这股热潮逾25年来依然尚未冷却。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全新计时腕表标准
劳力士于2000年推出重新演绎的宇宙计型迪通拿腕表,不仅传承史上首款宇宙计型腕表的热潮,更引领计时腕表的未来风尚。相信再没有比迈进新千禧年这个时刻更具象征意义,更能衬托出这款新世代时计的登场。
 
腕表的美学风格秉承自 1988 年版的宇宙计型迪通拿腕表,令原型表款本已独特经典的设计、精心雕琢的鲜明线条及完美的人体工学更臻完善。1963年,劳力士以崭新美学彻底革新此计时腕表,让显时功能更一目了然。然而,新千禧年推出的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腕表的创新设计则主要隐藏于表壳之内。
 
此表款配备了4130型新一代自动上链计时机芯,全由劳力士设计制造。此性能超卓的机芯绝对是工程学与微型机械的杰作,蕴含创新与专利的技术结晶,不论在坚固可靠、精确计时,或方便保养方面,均为奢华自动上链计时腕表奠下新基准。
 
4130型机芯并非采用传统的横向离合装置,而是利用垂直离合装置启动计时功能,从而缔造非凡性能。这个崭新方式是按此运作原理进行,将两个相互层迭的圆盘直接摩擦接触,从而带来显著的优势——运转完美顺畅的计时秒针可在按钮按下时极为精准地开始或停止运转;同时,计时功能即使长时间运作,依然不會对腕表的精准度造成影响。
 
凭借4130型机芯,劳力士工程师得以将计时机械结构的部件数量减少60%,因而更为可靠。尤其简化了分钟与小时计时盘系统,将其整合至单一组件,并使用不居中的离合装置谨慎地置于机芯的一侧,而传统上,这两个独立机件分别位于机芯的两边。以离心螺丝调校计时腕表的专利技术,可将调校次数由五次减少至一次。这项技术能节省空间,方便装配更大型的主发条,从而将动力储备由以往的 50 小时延长至 72 小时。这个主发条是腕表的动力之源,可毋须拆除整个机芯而置换,这全因独立自动上链组件容易移除,发条盒便可轻易取得。此外,自动上链机械结构的效率大幅提升,尤其是采用新一代的自动环回轮系统后,双向上链效率更为显著。
 
摆轮游丝是腕表的核心,能确保腕表精准运行,展现创新成果。较大型的平衡摆轮配备采用微调螺母的劳力士测微调校系统,令机芯精准运行。为配合劳力士机芯的结构,平衡摆轮安装于摆轮夹板上,并固定在两边来提高抗震力。全新宇宙计型迪通拿腕表摆轮游丝的非凡研发成果在于完全由劳力士研发、制造并取得专利的 Parachrom 游丝。Parachrom 游丝以铌、锆与氧合金制成,卓越的质量可有助抵御干扰,大幅提升机芯的精准度,而且不受磁场影响。即使面对温度变化,依然极为稳定,丝毫不受腕表日常佩戴时的小震动影响,同时较传统游丝精准10倍。
 
全新4130型机芯亦是首个将名称镌刻于自动陀的劳力士机芯:与盘面上的红色弧形迪通拿字样相互呼应。表面上有两个细节便透露腕表配备了强大的崭新机芯﹕其一是横置两个计时盘,小秒针计时盘由原来的 9 点钟位置移至表盘底部的 6 点钟位置﹔其二是把分钟和小时计时盘对齐于表盘中央略高的位置,这项美学特色令表盘布局更显匀称,突显出劳力士一贯以来对细节的一丝不苟。有别于之前的表款,全新宇宙计型迪通拿腕表并没有在表盘加上新字样。然而,不能不提的是:唯有“绝佳计时腕表”之名才足以概括腕表的出众性能。
劳力士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 为速度而生的计时表
一体成形 CERACHROM 外圈
2016年,宇宙计型迪通拿不锈钢款的设计再创新演绎。经精心打造、光滑亮泽的高科技黑色陶质Cerachrom 外圈,代替了原有的金属外圈。此设计的外型及技术均向 1965 的历史名表致敬,其外圈亦内嵌黑色 Plexiglas 树脂玻璃字圈。
 
此创新设计的 Cerachrom 字圈皆由劳力士研发、制造并取得专利,有着不少技术优点。其非凡硬度能有效防刮损,并且抗侵蚀,即使经紫外线照射也不会褪色。腕表不仅坚固耐用,测速计上的数字更清晰易读,实有赖由劳力士研发的一项技术。刻度在经 1,500度高温燃烧前,首先以陶瓷为其制模,接着以 PVD(Physical Vapour Deposition,物理气相沉积法)镀膜技术镀上一层铂金薄膜。此技术不仅使刻度更为突出明晰,再配合铂金与黑色陶瓷的巧妙对比,令2016年版迪通拿腕表的显示更一目了然。此外,腕表设计亦有所改变,在外圈边缘印刻有数字及三角形标记。Cerachrom 字圈一体成形,有助让镜面固定于表壳,并确保防水性能。2011年,这项独特组件率先随迪通拿18ct永恒玫瑰金表款面世,及后于2013年更装配于950铂金表款,此款腕表是为纪念宇宙计型迪通拿面世50周年而推出。
 
迪通拿是对赛车运动无限热情的演绎
无论是谈及佛罗里达州的极速赛车的发源地、同名赛道及如今在此举办的耐力赛;或是专为赛车手而设的著名劳力士计时腕表,迪通拿都是劳力 士对赛车运动无限热情的演绎。这是许多极速先驱与后继杰出车手多年来所努力创下的传奇,这些历史名人为数众多、难以尽录,但每人均见证了劳力士与赛车运动悠久而独特的联系。

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rolex.com/
品牌上一篇新闻:劳力士公布全球雄才伟略大奖获奖者名单 40周年庆典在洛杉矶举行,弘扬创建精神

表友评论(0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复制、盗链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