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格手表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爱表族首页 > 朗格简介

朗格品牌简介

朗格A.lange&Sohne手表
国家:德国
年代:1845年
创始人:Ferdinand A. Lange
隶属于:历峰Richemont集团
 
品牌简介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 Lange)于1845年创立自己的制表厂时,同时亦为萨克森的制表业奠下基石。他所制作的精准怀表依然备受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所追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朗格的百年基业遭遇东德政权的充公没收。创办人的曾孙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把握机遇,于1990年开始朗格复兴之路。时至今日,朗格每年仅出品数千枚代表最高质量的金质或铂金950手表。全部搭载由人手精心修饰并组装的独家机芯。在20年内,朗格研发出49款表厂自制机芯,雄踞世界高级手表品牌的领导地位。品牌成果丰硕,推出了不同的创新计时工具,如在一般手表中配备首款大日历显示的LANGE 1,以及具有清晰易读、精准跳字装置的LANGE ZEITWERK。而这两款手表亦已成为朗格的标志表款。  
 
品牌人物及历史
 
朗格的创立
 
1815年即是朗格创始人阿道夫·朗格出生的年份。他的父亲约翰·萨缪尔·朗格作为萨克森王国首都德累斯顿人,曾追随拿破仑多次参加战争。战争使他性格暴虐,对阿道夫朗格更是严格管教,后来朗格的母亲带着朗格兄妹几人离开了约翰朗格。
 

 
阿道夫朗格14岁至16岁时在德累斯顿技术培训学校求学,在那里他结识了他的同学及同龄好友弗里德里希·古特凯斯。后者的父亲约翰·克里斯蒂安·弗里德里希·古特凯斯是德累斯顿声名显赫的制表师并开设了一家前店后厂的表店。阿道夫·朗格从15岁起成为古特凯斯的学徒,在他这里开始学习制表技术。萨克森王国的宫廷语言是法语,古特凯斯从1831年开始在皇宫里的数学物理沙龙担任机械师,因此阿道夫·朗格在师傅这里也要学讲法语,这对他未来的制表学习有很大帮助。
 
阿道夫·朗格于1835年在技术培训学校完成学习,又在师傅的手工作坊学徒两年后,于1837年开始前往巴黎 —— 当时法国最大的制表中心学习精密钟表及航海精密船钟知识。 在这里他将所学记录在“旅行日志”里,成为他未来开创自己钟表事业的蓝图。4年的巴黎游学后阿道夫·朗格学成归来。这一年也是森帕歌剧院落成的年份。朗格协助师傅古特凯斯为歌剧院制造了著名的五分钟数字钟。 1年后,他迎娶师傅古特凯斯的女儿并成为古特凯斯钟表生意合作人。
 
    萨克森王国的第一条铁路(莱比锡-德累斯顿)于1839年落成通车,当时莱比锡天文台和德累斯顿数学物理沙龙均提供当地的“平均地方时间”,而两地存在5‘30‘‘的子午时间差,且沿线各站采用的不同的地方时间,铁路公司为旅程沿线配备精密计时器用来校准时间变得非常必要。这个需要促进了精密计时器的需求也为制表进行“工业化”生产创造了前提。阿道夫·朗格对此密切关注并跃跃欲试。
 
格拉苏蒂小镇位于厄尔士山区,15世纪以银矿出名并在此设立了玻璃矿冶炼厂(格拉苏蒂的地名“玻璃工厂”因此得名)。这里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矿山小镇。在几百年中,当地的采矿业受到地下水问题和战争的影响逐渐走向没落和衰败。这里空前贫困,政府一直在尝试采用新型工业来帮助居民,所以当阿道夫·朗格向政府提出将钟表工业引入萨克森的想法获得了支持,政府最终选择格拉苏蒂镇让朗格开办工厂。
 
1815年12月7日,带着15名从当地和附近贫困地区招来的青年学徒,阿道夫·朗格开始了他在格拉苏蒂的创业。经过三年的准备,朗格表厂终于于1848年制造出第一批完整的钟表作品,当年的产量只有17件。在之后的几年中由于产量过低,公司的资金匮乏,再加上阿道夫·朗格本人的健康状况不佳,公司处于倒闭的边缘,这期间阿道夫·朗格贡献了自己的全部积蓄甚至变卖了1851年在伦敦博览会上获得的金质奖章。
 
经过整整一代人的努力,朗格培养出一大批一流的专业技术工人,他们可以达到最精密的生产要求,在格拉苏蒂镇几乎可以制造钟表所需的所有部件。1875年12月3日,阿道夫·朗格逝世。他的墓碑上写道:“他因将钟表工厂引入格拉苏蒂而成为这座城市的善者”。
 
第二帝国与朗格的辉煌
 
    1875年朗格创始人阿道夫·朗格逝世后,朗格的管理权由他的两个儿子理查·朗格和艾米·朗格所继承。 长子理查·朗格于1868年就成为公司合伙人,自此朗格公司也更名为今天的朗格父子公司。
 
理查·朗格继承了父亲精于技术的天赋,为朗格发明了大量技术专利。是他最先发明了在镍钢合金中加入铍元素,这项发明使他赢得“尼华洛斯游丝之父”的美誉。
 
次子艾米·朗格则善于经商。他从瑞士购买本地无法足额生产的零部件,历史上朗格制造的大量厚重的金质表壳且带有艺术性雕刻的怀表均出自于他的治下。
 
第二帝国诞生后的40年是德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年代,国内外对奢侈品的需求将朗格公司推向历史上最成功最辉煌的时期。在威廉二世时期,1895年朗格建立50周年的时候,盛大欢乐的庆典活动也标志着朗格最辉煌的年代。
 
1898年随着德国海军的发展强大,朗格更需要扩建厂房以开始为皇家海军生产航海精密怀表和导航表,这种根据德国海军的要求进行设计的精密怀表取得巨大成功。
 
一战对朗格的影响
 
一战开始之前,随着格拉苏蒂镇上新的钟表厂的建立,大批量、机械化生产以及对廉价瑞士机芯的引进,对朗格的经营带来挑战。此刻朗格制造的怀表分为两种,即满足最高质量要求的ALS质量标准和表盘上标有“德国钟表制造”的DUF标准,后者是为顺应时代潮流而制造的薄型男士怀表,采用14K金表壳,没有黄金套筒和摆轮雕花夹板,与五方位校正的ALS质量不同,DUF仅有三方位校正。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为朗格带来复杂的影响,一方面为军队制造的航海精密怀表和观测导航钟表需求急剧扩大,而带有老式金表壳的怀表需求急剧下降。包括朗格在内的格拉苏蒂其他钟表企业均大量裁员。战争爆发的当年第二帝国发布从瑞士进口钟表和机芯的禁令,使格拉苏蒂镇依靠瑞士进口机芯和零件的表厂不得不另谋出路。
 
对瑞士进口禁令的颁布使德国日用表市场产品匮乏,而失业的制表工人形成一个集团,他们于1918年成立“格拉苏蒂德国精密钟表厂”(DPUG),引进瑞士生产方法,通过现代化机械制造手段大批量制造怀表。为了应对这种局面,艾米·朗格的儿子奥托·朗格发明了新的,通过机械化生产怀表机芯的专利。然而父亲艾米·朗格不愿意接受这种机械化制表方法,他于1919年把朗格的领导权交给儿子,离开了工作了近50年的朗格表厂,
第三代的朗格三兄弟(奥托·朗格,鲁道夫·朗格,格哈德·朗格)于1919年5月1日一起接手公司领导权。奥托·朗格设计的OLIW怀表逐步投入生产,这是一种定位价格高端的日用型怀表,不再采用金质表壳,而采用当时较为流行的铜镍锌合金,零部件多采用机械制造而不是手工。
 
二战阴云笼罩朗格
 
20-30年代的经济危机造成德国严重的通货膨胀,怀表的市场需求出现严重下滑,朗格不得不裁掉2/3员工并缩短留下来的员工的工时。到1925年时,朗格已经是格拉苏蒂镇唯一存活的表厂。
 
二战之前,民用和军用航空以及国防装备迅速发展,特别是海军装备,朗格接到了大量海军航海精密怀表订单。40年代初期对用于空中和水上导航的专用怀表的需求使朗格的产量有了巨大提升。这期间朗格为海军生产的怀表和为空军生产的大飞行员手表也成为现在的收藏佳品。根据记录,到1945年战争结束时,用于军备生产的精密钟表约为13500件,这些订单帮助朗格度过了战争的难关。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天,1945年5月8日,苏联战机向格拉苏蒂投掷炸弹,以阻止向捷克撤退的德军,炸弹击中了朗格的生产厂房,毁坏了大部分的仪器和设备。战争结束后,在苏联的监督下,朗格将用于夹板表,飞行员手表,导航精密时计及航海精密船钟制成文件和图纸,以便苏联可以在本土建立生产车间。

 
即便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朗格的工人们依然从废墟中清理出尚可使用的零件进行清洁,将尚可修理的机器藏起来并进行整修,后来更研发了一种手表机芯,并于1949年表厂被政府征收后以“人民朗格”为标志开始批量生产。
 
1948年朗格的财产被政府征收,朗格在家族经营103年后结束了家族企业身份。1951年6月1日,东德政府将格拉苏蒂镇的7家制表企业合并,成立“格拉苏蒂人民表厂”,至此,朗格的商标从钟表上消失。
 
作为家族第四代的瓦尔特·朗格,(艾米·朗格之孙,鲁道夫·朗格之子),身为制表师学徒的他也被卷入残酷的战争。他在苏联前线两次身负重伤,并死里逃生地返回家乡。在回家的第一天就目睹了朗格表厂毁于炮火。后来由于不满政府没收朗格财产,他不得不告别故乡,流亡西德,一别28年,直到1976年东德政府颁布法令,宣布从苏联占领区的逃离者不再被当作从民主德国叛逃处置时,他才得以回到家乡。
 
德国的分裂,统一与朗格的复兴
 
在两德分裂的岁月里,瓦尔特·朗格定居在福尔茨海姆,并在那里继续从事制表师职业。这期间他对重新恢复朗格表进行了一些尝试。比如他曾经和妻子及兄弟合作,在自家厨房里装配“Lange, vorm. Glashütte”标志的手表,也曾与万国合作,制造过装有万国机芯的怀表,然而这些尝试无一成功。原因很简单,脱离了故土 ——格拉苏蒂小镇的朗格表,就不是真正的朗格表。
 
1989年10月柏林墙事件给两德统一带来契机,在当时万国和积家的总裁君特·布吕莱恩的支持下,瓦尔特·朗格于1990年12月7日,即阿道夫·朗格创立朗格表的整整145周年之际,注册成立了“朗格钟表有限公司“。朗格决定不采用市面上现有的机芯,而是着手对传统的朗格机芯进行重新设计,这期间朗格得到了属于同一集团的万国和积家在先进生产技术方面的培训,瓦尔特·朗格的理念是,只有将先进的生产技术与传统手工艺结合才能捍卫制表艺术的巅峰,才能制造出全世界最优秀的钟表作品。
 
与阿道夫·朗格初创朗格表厂一样,经过3-4年的准备,朗格终于于1994年10月对外发布第一批手表作品,包括Lange 1,Saxonia,Arcade和陀飞轮“Pour le Mérite”手表。这标志着朗格再次回到二战之前世界制表业巅峰的地位。
 
大事件:
 
1815年2月18日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诞生于德累斯顿
1830年 阿道夫.朗格跟随令人敬重的宫廷制表师古特凯斯学习钟表技艺。
1837年 阿道夫.朗格开始见习之旅,曾造访法国巴黎,英国,瑞士并留下著名的“旅行日志”。
1841年 古特凯斯为新落成的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建造了著名的“五分钟数字钟”
1842年 阿道夫.朗格获颁制表大师资格,同年他与古特凯斯的女儿结婚,并成为古特凯斯制表生意合伙人。
1843年 阿道夫.朗格向萨克森政府提议,在贫困的厄尔士山区建立制表业
1845年12月7日 阿道夫.朗格在格拉苏蒂镇建立”lange & Cie”表厂,从此奠下德国精密制表业的发展基石。他的儿子理查.朗格于数天后诞生。
1846年 阿道夫.朗格在制表上引入公制为量度单位,因此能更精确地测量和制造零件。
1848年 阿道夫.朗格任格拉苏蒂镇镇长,在之后的18年里,他为改善格拉苏蒂镇的政治和经济环境做出了很多贡献。
1864年 为了改善机芯的稳定性,阿道夫.朗格发明了3/4夹板
1867年 阿道夫.朗格被授予格拉苏蒂荣誉居民。
1868年 理查.朗格成为父亲公司的持有人之一,公司名称改为”A.Lange & Söhne“, 数年后,他的弟弟艾米.朗格也加入家族事业。
1873年 朗格总部大楼兴建, 这里作为朗格家族居住及生产厂房,楼内放置了一座高达9米的精密时钟。
1875年12月3日 阿道夫.朗格逝世。 公司由他的儿子继承。
1895年 为庆祝朗格创立50周年,格拉苏蒂镇为阿道夫.朗格竖立了纪念碑。
1898年 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出访君士坦丁堡时,赠送东道主一枚由朗格制造的豪华怀表。
1902年 艾米.朗格被封为法国荣誉勋爵,以表彰他为制表业做出的贡献。
1906年 随着艾米.朗格的儿子奥托.朗格加入公司,家族事业进入第三代。之后奥托的兄弟鲁道夫和格哈德也加入公司并负起管理重任。
1924年7月29日 阿道夫.朗格的曾孙瓦尔特.朗格出生于德累斯顿。 他经过训练后在朗格表厂担任制表师。
1930年 理查.朗格发现在用于制造游丝的合金中加入铍能够大大改善游丝的质素,他因此申请了专利。
1945年5月8日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天,苏联轰炸机摧毁了朗格的主要生产厂房。
1948年 苏联占领区政权没收了朗格表厂,朗格家族102年的家族拥终结。有瓦尔特.朗格被迫逃离家乡,流亡西德。
1951年 格拉苏蒂镇上的7家制表企业被东德政权合并成立“格拉苏蒂人民表厂”,朗格表商标化为乌有,朗格制表厂成为传奇。
1990年12月7日 德国统一后,瓦尔特.朗格在德累斯顿创立Lange Uhren GmbH, 并重新注册了朗格标志。
1994年10月24日 朗格发布重返表坛的首批手表,包括Lange 1, Saxonia, Arcade及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
1997年 Langematik的自动归零功能肯定了朗格的创新精神。
1999年 Datograph为制作上乘的计时码表定下新标准。
2001年 经过修复,朗格家族总部大楼重整使用。
2003年 朗格自行研制的摆轮游丝于全新的科技及研究中心内制造。
2007年 朗格首家专卖店在德累斯顿开幕。
2009年 朗格呈献Zeitwerk,为首枚以数字显示小时,分钟的机械手表。
2010年 朗格隆重推出165周年 – Homage to F.A.Lange特别纪念系列,包括Tourbograph Pour Le Mérit, Lange 1 陀飞轮及1815月相手表。均以顶级硬度的新合金材质18K蜂蜜金打造。 本系列手表是朗格表厂向其品牌创办人阿道夫.朗格所创立的德国精密制表传统的致敬之作。
2011年 Richard Lange 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手表诞生,它装配了芝麻链传动系统及带有停秒装置的陀飞轮,借着这两项复杂功能,有助于提高速率稳定性及精准度。
A. Lange & Söhne 的崛起,除了以传统德式机芯的优雅风格一新表坛气象之外,还创造出一个接近完美的视觉印象,代表了对制表技艺和美学境界绝对专注的宣誓。由透明表背观赏到这些机芯的玩家,鲜有不会沉迷其中的。重生的A. Lange & Söhne 为顶级制表领域建立了一套非常高的新标准,迫使很多瑞士大厂必须在产品上对它有所回应,而它对「完美工艺」的诠释手法也为表厂与玩家带来反思的契机∶A. Lange & Söhne 只制造机械表,只使用自制的机芯 (In House Movement),而且不同的表款系列必定使用不同的基础机芯。A. Lange & Söhne 手表的所有机件都须经人工仔细精美打磨才算完工,因而成就出令人惊艳的机芯素质。
 
核心技术
 
工程与设计
 
一直以来,朗格制作腕表的的目标,是要创造出具备优秀功能的计时仪器。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一生致力寻求「完美腕表」,时至今天,表匠在制作每枚腕表时,依然决心提高时计的精确度、清晰度和易读性。然而,朗格腕表绝不限于追求完美技术,所有机芯更必须达致预期中最高的美学水平。每枚时计亦注入独有的传统元素,如雕花摆轮夹板、螺丝固定黄金套筒及以未经处理的德国银制成的夹板。
 
传统元素:鹅颈式微调器
 
鹅颈式微调器用于调整朗格腕表的速度,从而达致高度的精准性。 此装置装嵌在机芯的摆轮夹板上,由一根刻度指针、一颗微调螺丝与抛光精美、状似鹅颈的精钢游丝组成。 精钢游丝会向横靠着微调螺丝的刻度指针施压,从而精确地微调擒纵系统。
 
传统元素:手工雕花摆轮夹板
 
就像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终其一生的坚持一样,朗格腕表的摆轮夹板至今仍由人手精心雕出令人爱不释手的图案。 因为这样的坚持,每一枚萨克森表厂制造的时计自然成为举世无双的珍品。 即使跨越数个世代,手工雕花的图案百年如一日,其刻划深浅与线条曲度的变化不一而足,彷佛是艺术家的个人签名,令每个摆轮夹板都自成一格。 因此,即使经过一段时日之后,朗格雕刻大师仍能根据摆轮夹板的装饰轻易认出作品是出自哪位同事之手。
 
传统元素:螺丝固定黄金套筒
 
螺丝固定黄金套筒是朗格机芯之所以美丽的重要因素之一。 黄金套筒、红宝石轴承与蓝钢螺丝的组合,在夹板与桥板的格拉苏蒂圆纹背景的衬托之下,格外引人注目,彷佛弹奏一曲悠扬的色彩进行曲。 昔日,只有最珍贵的机械腕表才会使用螺丝固定黄金套筒。 其原意是为了方便更换损坏的宝石轴承,而不必改变机芯夹板的孔径。 此后,宝石轴承已标准化,黄金套筒的关键功能不复存在,不过纯粹的美感与悠久的传统,却能增添此传统元素的保存价值。
 
传统元素:3/4夹板
 
3/4 夹板堪称是朗格腕表最重要的传统元素之一。 3/4 夹板于 1864 年由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所创制,从此成为格拉苏蒂非凡制表工艺的特色。3/4 夹板的作用是承载走时轮系, 在组装过程中,必须同时对准多个心轴的位置,唯有坚定的双手、小心谨慎与大量的时间心血才能完成。 比起以数个桥板构成的传统结构,3/4 夹板大大改善了机芯的稳定性。 此外,3/4 夹板不仅降低齿轮的轴距公差,也让机芯更抗污 - 朗格历史怀表就是最好的证明。
 
传统元素:德国银
 
朗格的其中一项传统,便是使用这种合金制造夹板与桥板。 其成分包括铜、锌和镍,比一般用于夹板与桥板的黄铜坚固。 镍的作用在于其氧化程度相当低。 因此,德国银接触到空气中的氧气时只会缓慢地起作用,同时合金表面会随着时间日久而覆盖一层美丽的黄金锈色,避免进一步氧化,因而可以不经电镀工序。 正因为这个原因,德国银表面可以「不经处理」。
 
传统元素:蓝钢螺丝
 
就像150多年前一样,朗格至今仍使用蓝钢螺丝,不只因为其高度防蚀的特性,为机芯增添美感也是原因之一。在蓝化处理的工序当中,必须小心地将精钢螺丝缓慢地加热至300°C,螺丝的金属表面才会产生一层超薄的菊蓝色闪亮磁铁矿。
 
传统元素:珍贵材质
 
说到材质选择,朗格自有一套独有的标准。所有时计的表壳、表冠和表扣只采用铂金或 18K 金。表盘只以银或珐琅制作,机芯的夹板与桥板则选用未经处理德国银制造。 使用这些高贵材质不仅呼应朗格追求尽善尽美的精神,更象征着朗格腕表的悠久价值。此外,这也证明,唯有使用最珍贵的材质,才可达致技术与美学兼具的非凡制表工艺。
 
原型与测试
 
原型工作室首度为机芯工程师的设计蓝图注入生命力。每个新零件均经人手独立修饰,所得出的原型用作长期测试所有装置的完整功能,并逐一检查每项细节,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地方也不例外。然而,全面测试不仅是研发过程开首时的阶段之一,每枚时计在交付给顾客前亦经详细检查。
 
零件生产
 
所有朗格机芯中与质量有关的部件,都是由朗格表厂制造。首先,零件生产包括制作未加工的夹板、桥板、杠杆、发条、齿轮与小齿轮。 接下来,以人手精细处理所有部件的钻孔与边缘,这需要通过高度精密的光学测量:单是主夹板便有数百个孔洞需要扫描,这可以万分之一毫米的精确度来确认。
 
朗格的机芯是一个集精华于一身的高效能机械,内含数百个部件。 每一个组件都必须调校至最精准的标准,才能确保完全组装后的腕表的准确性。 为了达到这高标准的精准度,朗格制表大师采用现代的磨光与线切割加工机,制造出极度精密的部件。 在制造的过程中,制表师重复检查成品是否符合严格的标准。 比方说,一片夹板可能需要由机械处理超过十次,直至所有的凹处都磨平、孔洞穿透及螺纹出现才算完成。 如果计算机数值控制 CNC 机器不够锐利或调整错误,所有的努力可能就白费。
 
修饰与雕刻
 
钟表鉴赏家一眼便能辨别出朗格机芯。无论能否透过蓝宝石水晶表背观看,每个部件均以特定方法修饰。而且,不管体积多小,每件零件都必须符合严谨的工艺和美学标准。单是完成一项无瑕的平面抛光工艺,便需耗费数月时间练习。削边加工则讲求削边具备统一的角度和宽度。摆轮夹板采用了特别的修饰工序,夹板上方雕刻朗格风格的花卉图案,使每枚朗格腕表独一无二。
 
格拉苏蒂菱纹
 
格拉苏蒂菱纹图案的均匀线条装饰3/4夹板与机芯表背一侧桥板。其工艺是以滚动砂轮沿着机件表面斜斜辗压出平行的直纹。
 
太阳纹
 
格拉苏蒂太阳纹的螺旋形线条主要用于装饰主发条盒与其它圆形表面或齿轮。这种纹理是以砂轮沿着与机件相反的方向滚压形成。
 
纹饰
 
纹饰应用于夹板与桥板内侧,以及主夹板不为人见的背面。纹饰呈云状,采用小滚动砂钉在机件表面点刻而成。纹饰从内而外伸展,每一层线条皆来回覆盖而成。
 
直纹
 
直纹特别应用于精钢棘爪、游丝与轭。透过砂纸在部件上勾勒出水平线纹而成。此技术讲究致细的直线动作,以确保精细的线形饰纹刻印于最隐秘的组件部份。
 
圆沙纹
 
较小的齿轮饰有圆饰。将部件在砂纸上滚碾即会形成规律的环形轮廓。
 
周圈抛光
 
这一技术用于修饰郎格机芯框架组件的垂直边缘。此工艺运用滚动砂钉,用人手将部件在砂钉侧压碾。
 
平面抛光
 
对鹅颈式游丝的表面、擒纵轮的尾端件以及机芯的其它部件所进行的镜面抛光,需要经过两个小时以上的精雕细琢。而对部件进行平面抛光时,修饰工匠将其按入接骨木嫩枝的木髓中,在覆盖细密钻石粉末的薄膜上以8字形的方式进行抛光。
 
这一流程需要具备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哪怕是部件与抛光薄膜之间存在一粒尘埃,或过度按压部件,都会使数小时的工作毁于一旦。
 
镜面抛光
 
只有为数不多的精选部件才采用繁复的镜面抛光工艺,其中包括TOURBOGRAPH “Pour le Mérite”表款的陀飞轮固桥。这一加工过程可持续数日。
 
采用特制的研磨膏,各个部件分别在锌盘或锡盘上进行手工打磨,直至其从某个折射角度观察时呈现黑色。
 
削边
 
每枚朗格表中的所有夹板、桥板和杠杆的每一边缘都经削边或削边加工,这一工艺同时涉及切割斜角和抛光打磨。朗格的修饰工匠展示了其高超工艺,所切割的削边都具备统一的宽度和视觉角度。机芯的边缘皆以这种工艺加工。 斜角也完全采用手工打磨抛光。由较软材质制成的机芯部件,会预先采用光滑的橡胶工具打磨,之后以抛光刷修饰。而较坚硬的精钢部件则以木质转轮修饰。
 
独特雕饰
 
无可挑剔的雕刻工艺为朗格机芯增添了独特的超凡魅力。传统的花卉图案,流畅的线条和均匀一致的切面创造了光与影的交织,与花纹装饰的抛光表面互相辉映。
 
手工雕花摆轮夹板
 
每枚朗格表都配备一个手工雕花摆轮夹板或陀飞轮夹板。LANGE 1 TIME ZONE的机芯更配备一个附加的中间轮夹板,同样以高超雕琢工艺装饰。 世代以来,摆轮夹板、陀飞轮夹板和中间轮夹板的雕刻图案始终如一:夹板中心的螺丝以花瓣环绕,花卉图案则巧妙地勾勒出部件别具风格的轮廓。 与此同时,每个雕刻图案均独一无二。切口的深度和雕刻的曲线如同无从模仿的指纹 — 令每枚时计都与众不同。
 
首次与第二次组装
 
在第一次组装时,焦点落于机芯各复杂装置中的数百项零件是否操作流畅。虽然这些部件的功能在现阶段经已完美无瑕,但经过第一次组装后,所有机芯都需再拆解和清洗。因为无论如何谨慎,各个部件都有机会在调校过程中遭轻微刮花,又或机芯渗进细小灰尘。
 
清理过后,众多部件会以传统技术作装饰、雕刻和抛光。这个第二次组装的过程需时,在钟表领域上极为罕见,然而每枚朗格腕表都必须如此。
 
首次与第二次组装
 
在第一次组装时,焦点落于机芯各复杂装置中的数百项零件是否操作流畅。虽然这些部件的功能在现阶段经已完美无瑕,但经过第一次组装后,所有机芯都需再拆解和清洗。因为无论如何谨慎,各个部件都有机会在调校过程中遭轻微刮花,又或机芯渗进细小灰尘。
 
清理过后,众多部件会以传统技术作装饰、雕刻和抛光。这个第二次组装的过程需时,在钟表领域上极为罕见,然而每枚朗格腕表都必须如此。
 
极致精密
 
在无数极具挑战性的次组装结构中,擒纵系统与摆轮系统堪称是重中之重,也是机械腕表的核心。这道工序不但需要安装擒纵杆、调整出口与入口擒纵叉,也需要计算朗格自制游丝末端弧线的有效长度与折弯曲线。
 
五方位精确调校
 
机芯组装完成后,随即转交至调校专家,从夹板上的镀金镌刻可见,专家从五种位置进行精确调校:表盘面向上与向下、表冠朝上、朝下与向右。
 
组装复杂功能
 
在机芯的初步组装过程中,最艰巨的挑战之一,就是调校及微调其中的复杂功能。唯有极为专业的制表师才能够组装具有66个零件的朗格大日历显示设备,以及更为复杂的万年历装置,另有其它专家在已经调校完成的基础机芯上,负责装置计时装置。此外,也有一小组菁英制表师专门负责精密制表中最具挑战的任务:组装陀飞轮。 如此就是最初组装的步骤。
 
拆解
 
事实上,机芯在这个阶段已完成调校,可进一步装置于金质或铂金表壳中。然而,朗格却精益求精,将每枚机芯重新拆解,并加以清洁。
 
然后将独立零件细加修饰,即使无法透过蓝宝石水晶底盖看见的零件也毫不例外。如此,第二次组装即可开始。
 
无暇之美
 
在第二次(即最终)组装阶段中,将由一位制表师负责组装整枚机芯。由德国银制造制造的3/4夹板将饰上传统的菱纹图案。而经由人手抛光的所有黄金套筒则将配入夹板中。带钩螺丝则替换为完美的加热蓝钢螺丝。
 
追求尽善尽美
 
机芯修饰完毕后,即可装入铂金或18K金表壳内。此后,腕表必须接受为期六星期的精确测试程序,检查腕表是否运作良好、计时准确。
 
重点表款
 
朗格1815系列233.032
 
朗格1815系列233.032手表是朗格非常经典的款式。朗格1815系列233.032手表搭载L051.1手动上链机芯,首发于1995年。此表名为“1815”,因为朗格先生生于1815年,这是向朗格先生致敬的系列。
朗格一直坚守它的传统材料和造型,固守传统精神,在朗格手表身上你可以看到对19世纪德国怀表的忠实复刻。这款全新演绎经典小三针的手表完全体现了朗格“传统精粹,出类拔萃”的表艺文化。
这款表源于格拉苏蒂的德国精密制表业由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一手创立,此表名为“1815”,正是代表他的出生年份。1815特别融入传统的设计元素,包括蓝钢指针、阿拉伯数字和火车轨分钟刻度,是朗格制表传统的典范之作。
1815手表首发于1995年,是朗格重返表坛的第五个新时代表款。表名的四个数字 1815,标志着引领欧洲迈向新时代的动荡之年,也是朗格表创办人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的诞生年份,藉以向他的辉煌遗风致敬。这款新表表壳加大至40 毫米,依然保存着1815原装表款那匀称、简洁的经典造型。表盘配以铁轨式分钟刻度、黑色阿拉伯数字及柳叶刀形蓝钢指针,小秒针位于6点位置。全新的 1815以清新典雅的姿态,将朗格古典怀表的特质移植到现代手表上。
搭配直径30.6毫米的全新L051.1手动上弦机芯,拥有188件由人手精心修饰的零件,以及朗格表艺的精粹标记:3/4夹板用未经处理的德国银制造,人手雕饰的摆轮夹板,鹅颈式微调装置,螺丝固定的黄金套筒,高温处理的蓝钢螺丝,这一切皆有鲜明的朗格特色。
 
朗格Lange1系列117.032手表
 
朗格Lange1系列117.032手表糅合多项德国传统萨克森制表工艺,自1994年问世便成为经典。朗格Lange1系列117.032手表最为经典是其偏心表盘、小秒针盘与大日历窗组合形成的等腰三角形。
自1994 年推出以来,Lange 1系列手表便成为朗格的经典手表。这款时计糅合3/4 夹板、螺丝固定黄金套筒及螺丝摆轮等传统萨克森制表工艺,以及偏心表盘设计及朗格大日历显示等创新元素,于国际间享负盛誉。Lange 1 手表不久便在高级机械制表的领域上赢取多项殊荣,并在钟表历史上写下辉煌篇章。此外,LANGE 1 手表更是朗格表大师精湛工艺的象征,体现他们对打造完美手表的不懈追求。问世十八年来,LANGE 1 不仅成为著名手表系列的重要基石,更为表厂无 数创作奠定基准。
 
朗格Lange 1系列720.048
 
朗格Lange 1系列720.048手表不仅功能复杂,盘面装饰也非常华丽,是朗格制表技艺与雕琢工艺最完美的体现。朗格Lange 1系列720.048手表41.9mm直径,搭载L082.1自动上链机芯,全球限量15枚。
表盘以实心白色18K金打造而成,此特别版更结合罕见的tremblage雕饰和浮雕技术。各项手工制作的细节均一丝不苟,而这次更是朗格首度以手绘方式,创作大日历显示的蓝色数字。
毫无疑问,HANDWERKSKUNST这项特质亦可用来形容表厂自制L082.1型机芯的装饰。这些传统装饰与崭新机芯设计形成鲜明对比。浮雕陀飞轮和中 间轮夹板构建出整个附设专利停秒功能的陀飞轮装置。相同的手工雕刻技术亦用作装饰大型21K金中置自动转盘和铂金950离心轮。三个轮系桥板则同时以太阳 纹作点缀。陀飞轮框架上方的黑色表面抛光亦是朗格质量的一大标志。四个螺丝固定黄金套筒和一个陀飞轮钻石端石轴承,更可谓朗格 “Handwerkskunst”的压轴设计,无与伦比。
直径41.9毫米的铂金950表壳与各种贵金属设计相互融合,引人注 目。表壳底盖上的朗格标志及版本序号均以人手雕刻。这件珍稀藏品将于2013年9月在香港举行的高级钟表展“钟表与奇迹”(Watches & Wonders)上亮相。此表款限量制作15枚,并只于全球十一间朗格专卖店独家发售。
 
朗格ZEITWERK系列140.029
 
朗格ZEITWERK系列140.029是朗格首款搭配数字时间显示的机械表,独特的显示方式赢得许多表迷的喜爱。朗格ZEITWERK系列140.029最引人注目的设计是时间桥,9点位显示小时,3点位显示分钟。
这款手表与朗格 (“A. Lange & Söhne”) 的名字一样,是革新与进步的标记,但它同时亦坚守经典钟表学的价值。透过蓝宝石水晶表背可观赏到精雕细琢的表厂自制L043.1机芯。除了具备多项新颖技 术装置,当然少不了3/4夹板、手工雕花摆轮夹板与螺丝固定黄金套筒 — 每枚朗格手表均拥有惹人羡艳的高贵特质。
优雅的外观,卓越的内涵,朗格ZEITWERK 不只是一枚具有潜力并可传世的时计,同时亦强烈彰显其主人的个性和品味。无论您张开还是闭上双眼,它都能给您崭新的时间体验。
 
朗格LANGE 31系列130.032
 
朗格LANGE 31系列130.032手表拥有超长的31天动力,是第一枚具备 31 天动力储存的机械手表。朗格LANGE 31系列130.032手表目前仍是唯一可以量产的超长动力达31天的机械手表。
LANGE 31的表壳以铂金制造,直径长46毫米,厚15.9毫米,外形硕大而瞩目。毕竟,需要有一定的空间才能储存如此长的时间。圆形的31天动力储存指示窗同样需要空间,它是制表工艺突破的一个骄人标记,几乎占据实心银表盘的整个右半面。动力储存指示的最后一格是红色的,提醒手表主人一个月已经过去,上链的时候到了。朗格大日期显示设于左边,左右对称,形成和谐平衡的视觉效果。毫无疑问,朗格手表享誉全球的一切优点和特色,朗格LANGE 31也都一应俱全:透明蓝宝石水晶底盖,螺钉摆轮,鹅颈式微调器,手工雕花摆轮夹板,以螺丝固定的黄金套筒以及精美卓绝的种种细节润饰,尽显朗格经典风格。